必威体育官网入口-必威体育app网址

墙后的父爱

2014-01-23 01:28:52 今日中学生(初一版) 2013年12期

程思琪

我与父亲,一墙之隔。

他在墙的那一边看电视,而我在墙的这一头呆望着光滑的墙面寂静无声。这堵墙安静地伫立于此,恰到好处地将两个房间分隔开来,一人一个空间,一人一个世界。

屋子里很静,除了电视机偶尔飘过来的断断续续的声音以外,几乎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。母亲出差的日子里,我与父亲每天都保持着这样的状态——明明在同一屋檐下,低头不见抬头见,对话却仅仅限于“吃饱了没”“明早吃什么”这样的短句。而且通常我只是在他问起我时才回答,否则一律缄口不言。

这样明显的疏离,我与父亲之间哪里只存在面前的这一堵墙。

从幼年开始我就不大喜欢父亲。他沉默寡言,总是板着面孔,一脸严肃地对我进行说教。因而我对父亲存着难以言喻的惧怕。我躲他避他,宁愿自己躲在房间里看那些不知看过几遍的故事书,也不愿意走出房门让父亲带我出去玩。

随着年岁的增长青春期的到来,我与父亲越来越疏离——我尽量地远离父亲,很少与他说话,拒绝他提出的一同出门散步的邀约。他的说教也变成左耳进右耳出。我亲手为建在我心上的墙添砖加瓦。看它一天比一天高大一天比一天严密,自以为是地享受着墙外人无法窥探的满足感。

然而我却不知,与此同时我也失去了望向墙外的机会。

本以为日子会如此沉闷直到母亲回来,谁知道我却意外地感冒了。我咳得喉咙生疼,日夜不息,可我仍旧不愿意迈出房门去寻求父亲的帮助。那天吃饭时,父亲忽然开口:“去看医生吧。”他收拾着眼前的碗筷,似乎是漫不经心地说了出来。我低着头,筷子在碗里将仅剩不多的米饭扒拉来扒拉去,闷不作声。父亲见我不开口,又补充了一句:“待会儿就去。我带你去。”

“不去。”我听见自己略带沙哑的声音说。我用余光瞄了一眼父亲,他的脸上混杂着惊讶、尴尬与些微的恼怒,几种神态合在一起,使他的面部微微有些扭曲。

“那可是你自己的身体!”父亲提高了声音,他想尽力树立起他作为一个父亲的威严,而处于青春逆反期的我却挺直了身板,努力做出不屑的样子,重复了一遍刚刚说的话:不去。短短二字,掷地有声。

我知道父亲已经彻底失去了耐性,从小到大,他绝对不会放任我顶撞他超过三句话。他抬起了手,我微微缩了一缩,却又像个壮士一样闭上眼睛,等待即将到来的疼痛感。然而疼痛感并未出现,我将眼睁开——父亲已经将手放下,然后轻叹了一声,再没有其他的动作,只是转过身背对着我开始洗碗。

他微微弯着腰,背似乎也不那么挺直了。看着他的背影,作为胜利者的我心里没有得胜后的沾沾自喜,有的,竟是一股子酸涩。

又是一个不眠夜,我咳嗽咳到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流。翻身坐起,打开床头灯,端起水杯准备到厨房去倒杯水喝,经过客厅时,却发现父亲在药箱里认真地翻找着什么,口里喃喃自语:不对,这个好像也不对……我不甚在意,倒了水便回了房间。猛喝了几口,好不容易睡着了。

第二天早上起床,发现床头立着一杯冲剂,水杯旁还零散地放着几颗红红白白的药丸。而药丸旁边,还放着几块小的巧克力。我对着它们愣了半晌,才怔怔地伸手去端那杯冲剂。指尖传来温热的感觉,一直从指腹传到心头,温暖得我想哭。

因为我不愿意去看医生所以为我找药,害怕我不吃药所以冲好了摆在床头,知道我讨厌药的苦所以特意放了几块香甜的巧克力……而我却只是终日与他隔墙而望,拒绝他走进我的世界,却始终未曾留意墙外面他带着满腔的父爱在孤独地等待。

我大口大口地喝下温热的冲剂,想着这么些年来我究竟用这墙隔绝了些什么呀。

偌大的屋子里还是寂静无比,我却听到有墙轰然倒塌的声音——原来那墙,本就是不更事的我用少年的固执和虚荣凭地砌起,虚张着自我的声势,看似高大厚实,却是没有来由没有根基,墙那头和这头,原本就是同一个屋檐下的世界。

必威体育官网入口|必威体育app网址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