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威体育官网入口-必威体育app网址

伟哉虞公

2020-12-10 03:54:34 读者 2021年1期

徐佳

绍兴三十一年(1161年)的秋天,南宋的“行在”临安,西湖之畔,依然是“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”,却无人驻足欣赏。整座城市被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和恐慌笼罩着,“黑云压城城欲摧”。

金国皇帝完颜亮调集各路军队,又征发境内女真、契丹、奚人,二十五岁以上五十岁以下者皆令从军,集结了六十万大军,兵分四路,南下侵宋。其中,完颜亮亲率精锐,迅速攻克庐州等地,宋军被斩首数万,将领纷纷南逃。金兵飞渡淮河,毡帐相望,万马齐嘶,天下震动。

南宋君臣已经在江南享受了二十年的“和平”,久不闻金戈之声,当年的宿将老兵已经凋零殆尽,“中兴四将”老死的老死,被杀的被杀。仍在世的名将当属刘锜。更可怕的是,“自胡马窥江去后,废池乔木,犹厌言兵”,完颜亮在中原厉兵秣马,江南却以为金人虚张声势,不以为意。甚至发生了这样一件事:心念故国的金国使臣施宜生,来到临安后,冒着生命危险,暗示南宋大臣“今日北风甚劲”,怕他们不理解,还借索取笔墨的时机,进一步暗示道“笔(必)来,笔(必)来”。可惜他的预警并没有完全打破南宋代廷的苟安幻想。

直到金兵渡过淮河,南宋代廷才如梦初醒,很多大臣打算逃命,高宗也想再次“浮海避虏”,被人劝住,才起用六十三岁的老将刘锜为江、淮、浙西制置使,节制诸路军马,镇守扬州,抵御金军。但为时已晚,金兵势如破竹,宋军纷纷溃散,刘锜虽然在皂角林战役中勉强“惨胜”,然而局部战役的胜利无法扭转战争大势。雪上加霜的是,主帅刘锜病势沉重,只能靠人抬着担架移动,靠喝粥维持生命,不得不把指挥权交给副帅王权。王权畏金如畏虎,出征之前与妻儿垂泪诀别,被催促几次才上路。一到战场,他便率部闻风而逃,一直逃到南京附近的采石,把整个淮河西部防线暴露给金兵,于是大事更不可支。刘锜也被迫退守江南,防守长江这一道最后的防线。

这时,宋金决战聚焦在长江东岸的采石,此处江水平缓,山势险峻,为江防必争之地。当年隋将韩擒虎率军渡江,攻克建康,灭亡陈朝,便是在采石夜渡。这时,守卫采石的宋军只有一万八千人,且都是王权带回来的败军之卒。接替王权担任守将的李显忠还未到任,军中无主,群情惶恐,还没等金兵渡江,便有许多军汉结伴逃散。

历史的走势似乎已经毫无疑问,一万余名疲弱不堪的宋军,如同待宰的群羊,困守在采石这一隅之地。而数十万所向披靡的虎狼之师,在水一方,饮马大江,历史的舞台似乎又要重演韩擒虎灭陈的故事,而且更为波澜壮阔。

整个江南笼罩在一片深沉的绝望之中。

然而,这时候,一个小人物突然闯入历史的舞台。

他就是虞允文,时任参谋军事,一个人微言轻的参谋,来自偏远的四川隆州,已经五十一岁了。他在四十三岁的时候才考中进士,又熬了好几年,才做了中书舍人。

他出现在采石,也是偶然。他只是奉命带着一些银两、酒肉、棉衣来犒劳部队。他到达军营之后,看到士兵“三五星散,解鞍束甲”,好像刀俎上的鱼肉,而“敌骑充斥”,金人的侦察部队已经在做渡江的准备。

随从们劝他放下这些物资,快快撤走,反正朝廷只是派你来劳军,又没有什么守城的职责,何必在这里送死?这个文官却摇了摇头。他召集全部军官,斟满酒,大声说:“诸君!国家养育你们这么多年,现在后退一步就是大江,后退是死,战死也是死,为何不能为国家而死呢?”这些军官都很羞愧,有的低头不语,有的自言自语:“大家也想出力,但是军中连个主将都没有,这仗怎么打?”虞允文听了之后,登上高台,面对所有将士,振臂一呼:“李显忠还未到任,我受朝廷之命前来督师,现在听我命令!我与你们一起杀敌报国!”他的随从惊呆了:咱们没这个任务啊。宋军将士看着这个身材单薄、鬓角斑白的书生,感受到他必死的决心,受到鼓舞,都站起来穿好盔甲,决心死战。

史书记载下了这样一段对话。

众曰:“今既有主,请死战。”或曰:“公受命犒师,不受命督战,他人坏之,公任其咎乎?”允文叱之曰:“危及社稷,吾将安避?”

他带着将士们到達江边,这时,完颜亮傲然坐在临时搭建的高台上。完颜亮模仿汉高祖,于前一日以白马、黑马祭天,并向部下许诺,先渡江者赏赐黄金。虞允文赶紧把战船分成五队:“其二并东西岸而行,其一驻中流,藏精兵待战,其二藏小港,备不测。”刚刚布阵完毕,完颜亮亲自手持小红旗,指挥数百艘战船渡江,瞬间便有七十艘战船到达宋军阵地,宋军不敌其锋芒,开始退却。

危急时刻,虞允文冲到最前线,激励将士。他拍着军官时俊的背说:“以前听说你胆略过人,现在看来跟女子也没啥区别啊!”时俊听了,羞愧难当,“即挥双刀出,士殊死战”。允文又命令埋伏起来的宋军以海鳅船冲击敌人,这种船比金人的大船小很多,非常灵活机动,击沉了不少敌船。就这样,一直厮杀到了黄昏,宋军杀死很多金兵,自身伤亡也很大。

这时候,有一支从光州败退下来的宋军路过附近,虞允文灵机一动,派人送给这些溃兵旌旗和战鼓,命令他们奔赴山后,张满旗帜,擂鼓呐喊。金兵怀疑南宋的援兵到了,开始后退。虞允文又命劲弓部队,尾击追射,于是大败金人,杀敌四千余人,俘虏五百余人。完颜亮恼羞成怒,把所有退回来的金兵全部砍头,从此金军锐气顿灭。消息传到临安,官民一片欢腾。

金军于是放弃进攻采石,转而进攻镇江。老将刘锜正在那里养病,朝廷派虞允文前往协助。当他探望躺在病榻上的刘锜时,刘锜拉着他的手说:“疾何必问!朝廷养兵三十年,一技不施,而大功乃出儒生,我辈愧死矣!”

此时,完颜亮因采石战败,愤恨不已,下令三日渡江,否则杀掉随军大臣,造成人人自危,而北方又生内乱,于是军心摇动。完颜亮被身边将士刺杀,金军随即撤回北方。

南宋终于化险为夷。后世史官在编纂《宋史》的时候,写道:“允文采石之功,宋事转危为安,实系乎此。”

虞允文这个小人物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,担当起无人担当的职责,力挽狂澜,改变了历史。他后来辅佐宋孝宗,经营四川,锐意北伐,成为一代名相。

毛爷爷在阅读采石之战的历史时,写下批注:“伟哉虞公,千古一人!”

《吕氏春秋》有言:“士之为人,当理不避其难,临患忘利,遗生行义,视死如归。”人的一生,关键时刻也许就那么一两次。如果虞允文在那一刻,放弃担当,选择了苟且偷生,那么历史的走向将会如何呢?

(林冬冬摘自长江文艺出版社《苏东坡的山药粥》一书,黎 青图)

必威体育官网入口|必威体育app网址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