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威体育官网入口-必威体育app网址

沉默不语(组诗)

2020-12-30 14:01:49 牡丹 2020年23期

赵海萍

仲夏,在开元寺

我深信那天的探访是一次亵渎——

双重的,于佛于我,和多年前的颤栗并无二致。

我用小叶筋写过《心经》和《金刚经》,

但——

一听到那沉闷又抑扬的诵经声,我还是慌乱、恐惧、迷惘。

就好像有一堆蛇在缠绕、撕咬——我是凡人,罪孽深重。

从不敢与正襟危坐的佛对视,他们一眼就能洞穿我的深渊,

以及遍布其间的那些幽暗的芒刺,倔强的堕怠,鲜活的忧伤……

像一个个清纯又诡谲的孩子,它们那么爱我。而我,无力反抗。

开元寺的绿意茂盛又张狂,但三个月后,它们就会衰颓,

一些活过的动物也会死亡,就像我记忆中的那些蜗牛——

它们密密麻麻贴在竹子、草叶、墙壁上的尸体。

正如他们不能护佑它们,他们说:生亦何欢,死亦何哀。

没有谁能写下真正的忏悔录,说出它也不意味着战胜。

我背过所有人站在他们面前——沉默不语,泪落无声。

我的避难所

夜晚的灯盏多么像飘浮的泡沫,

而那些沉重的阴影,它们是棱角遍布的石头,是深渊,是死。

梦中的山峰,大水,虎斑蛇……

它们亲切又遥远——

而我連缀词语的能力日益干瘪,

裂纹横生的土地,万物沉默。

如果来自XX先生的赞美或可救赎,

他惯常说:你真好!

那也只是短如朝露的一瞬。

就像我对于摄影和绘画的喜欢——

我也喜欢过贝多芬,他是上帝最可怜的造物!

现在,我喜欢连缀词语——

尽管我连缀词语的能力日益干瘪。

也许母亲才是我最后的避难所,

她老了,她呈现出泥土的颜色和容貌,

她笑,像残破的蛛网。

即使她变成泥土,

那容纳我的过往和余生的小篮子——

太多的悲苦和清欢,母亲说,拥抱它们!

静夜思

清晨,我看到东边的天空有浓云在翻滚,

乌黑,浅灰,赭红……像父亲干瘦易怒的脸。

他趴在炕上抽旱烟,炉膛里的火明亮又温暖。

他将携带着母亲和永不消逝的疲倦下地,或上山——

这两个老陀螺,他们早已不需要鞭子!

燕子们不在房檐下筑巢多年,它们也爱慕富足之家。

父亲准备好的杨木棺材板,不厚,只有三寸,

而虫豸日夜啃咬它们。淹没在黑夜里的叹息,

不是惧怕死亡,而是对于孩子们永无止境的忧虑。

现在,夜晚又像沉重的忧愁砸下来,

而我,我距离他们六十公里——那么近又那么远!

父亲的腿和脚应该又肿了起来,他从不说疼,也不烫脚。

而母亲,她原本就是一只飞蛾,她终生眷恋炉火。

必威体育官网入口|必威体育app网址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