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威体育官网入口-必威体育app网址

与狼共存

2021-03-03 08:48:44 故事会 2021年5期

孤鸿

1.幸存游戏

方毅是一名特种兵,因一次实行任务失败,他羞愧难当,就此退出特战队,在家过上了清闲的日子。

这天,方毅在家里上网。他戴着最新发售的5GVR智能眼镜,打算玩一会儿电脑全景游戏。这时,论坛上一则帖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:“1000条狼和10个人在10平方公里的孤岛上生活一个月,幸存者将瓜分1000万元奖金,你愿意参加吗?”

方毅不屑地自言自语:“这都2035年了,怎么还有这么无聊的投票帖,哟,还标个‘慎选,后面还附着相关条款,倒弄得有模有样的,唬谁呢?”

方毅快速滑动着悬浮在空中的屏幕,触到底部,忽然跳出两个闪烁的小方框——

1.接受2.拒绝

“我就选接受,你倒是给我看看钱啊!”方毅撇撇嘴,用手点了一下选项方框。指尖刚刚触及,一股电磁流从智能眼镜的镜腿急速传出,击打在方毅的太阳穴上。方毅顿时脸色煞白,眼神呆滞,倒在了沙发上。他觉得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,现实世界仿佛离自己远去了……

一阵咸腥的海风扑面而来,方毅清醒过来时,映入他眼帘的是无边无际的汪洋,耳边传来不知名海鸟的鸣叫声。方毅使劲晃了晃脑袋,把手插入细沙之中,一股温热从手掌上传来。

视觉,听觉,嗅觉,触觉……这虚拟的游戏世界几乎与现实世界无异。“不是吧,还真来到了一座孤岛?”方毅刚准备挪步,一个硕大的电子公告在他面前凭空浮现——

致十位勇者:欢迎来到这场幸存者游戏。你们现在身处这座孤岛的不同位置,今晚12点过后,岛上将生成1000条野狼,你们将和它们度过难忘的一个月。一个月后,幸存者将瓜分1000万元大奖。

这个游戏世界的一切设定都符合现实生活逻辑。当你们受到伤害时,会感到疼痛,甚至会“流血”,所以,请对自己接下来的行动深思熟虑。

点击下方“领取”方框,你们将会获得一把小刀、一个水壶和一块智能手表。智能手表除了能显示时间、在夜晚发出光亮,还能显示岛上的幸存者人数,以及你们的身体健康状况。如果健康指数下降到10%以下,说明你们离“死亡”不远了,即将退出这场游戏。

在明天游戏帷幕正式拉开之前,请抓紧时间准备。祝各位好运!

方毅的目光快速扫过公告,呼出一口气:“还来真的啊!”他点击“领取”方框,“叮”的一声,电子公告碎成了星星点点,所在的空间微微扭曲,随后吐出三件物品:一把小刀、一个水壶、一块智能手表。

“这小刀倒是不错。”作为特战队退役队员,方毅见过的刀可不少,他将刀锋轻轻在指尖一擦,“鲜血”立即从伤口冒出,微微的痛感不禁让方毅皱紧眉头。

现在的一切都和公告上说的一样,不管1000万是真是假,先活下去再说吧。方毅一边想,一边沿着沙滩找寻。很快,他就捡拾了不少贝壳。

得好好观察岛上地貌,日落之前,尽快找到栖居之所。方毅想着,离开沙滩,穿入密林。他拨开遮挡的枝叶,见前方立着一块巨岩,就手脚并用,攀缘而上,终于稳稳登上岩石,向远方眺望。

目光所及,方毅吃了一惊。

只见一座300多米高的山岭矗立在面前,半山腰有一潭碧泉,涓涓清流沿石壁飞流直下,形成瀑布。山岭东侧植被茂密,郁郁葱葱;而山岭西侧树木稀疏,少有生机。

方毅暗想:山岭东侧资源丰富,怕是到了明天,就会被狼群占据。自己得赶紧找一处住所,储一些淡水和食物,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了。

山岭东侧资源虽多,但要和狼群竞争,方毅决定暂时栖居在西侧山脚下。在离瀑布水源不远的地方,他找到一个通风的小小洞窟,又采来一些枯草木屑,备留了火种。接着,他来到瀑布处,把水壶灌满,又用刀劈开翠竹,将竹节削成杯状,舀取清水。

转眼忙到了深夜,方毅从瀑布边带回十几杯清水,顺便还抓了六只牛蛙。他在通风处燃起火堆,烤熟贝肉和蛙肉,吃了最后一顿安心的晚餐。

吃完饭,方毅用蓬草盖住洞口,看了看手腕上的智能手表,快12点了。“十,九,八,七……”離午夜越来越近,方毅的心跳也越来越急促。他透过蓬草的缝隙,警惕地看着洞外。

12点刚到,一阵狼嚎声由远及近,向方毅耳边传来……

2.猎狼惊魂

方毅一夜未眠。

从午夜到天亮,狼嚎声一次又一次刺激着他的神经。直到清晨的曙光透过蓬草缝隙洒进来,狼嚎声才渐渐平息。

方毅小心翼翼地拨开蓬草探出头来,环顾四周,并无异常。他把小刀别在腰间,右手提着一头削尖的木棍,壮着胆离开洞窟。和他想的一样,山岭西侧荒芜,一路上没有发现野狼的身影,地上也不见爪印和粪便。看来狼群集中在东侧,方毅稍稍松一口气,一路前行,很快到了东西两侧交界处。草木渐渐茂盛起来,空气中似乎能闻到淡淡的腥味。

交界处有一个隆起的高坡,方毅爬上去后趴在草丛中,向山岭东侧望去,眼前的情景让他倒吸一口冷气:几百只狼黑压压一片,聚集在瀑布附近,有的在撕咬猎物,有的在树荫下休息。一只四肢健壮、毛皮光亮的棕色大狼立在瀑布前一块岩石上,应该就是狼王了。

天色渐渐黯淡下来,方毅小心翼翼地按原路返回。第一天,他不想耗费太多能量,况且夜幕即将降临,这里将会是狼的主场。

此后除非必要,方毅几乎不出洞窟,靠先前存储的食物和水度日,硬撑到第五天,食物耗尽了,方毅看了看智能手表上的健康指数,已经降到30%,而幸存人数显示为七人。也就是说,已经有三人“死”在这个孤岛上,退出了游戏。

为了活下去,方毅强拖着虚弱的身子走出洞窟。前几日,他在山岭东西两侧的交界处设下了陷阱,这是他在部队里学到的。快到设陷阱的地方了,方毅远远望去,发现自己设的圆木已经跌落在陷坑里,他心中大喜,赶忙上前,走近一看,却发现坑里并没有任何动物。

触动了机关却没有落入陷阱,是什么动物这么狡猾?方毅陷入了沉思。他仔细观察周围情况,陷阱旁的泥土上留着点点爪印。方毅顿时汗毛竖起,凭着多年训练经验,他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,于是攥紧手中的木棍,迅速转过身来。

几乎同时,两只狼从树林中走了出来,狼鼻喷着热气,伴着低吼,涎水从口中一点一点滴下。方毅暗暗咬牙:你们想吃我吗?挺好,我也正想吃了你们……

两只狼一步一步逼近方毅,对峙片刻后,两狼从左右两侧同时发起了攻击。方毅向后一跳,挥起尖木棍,自上而下重击左狼的狼头。左狼惨叫一声,倒在地上挣扎,方毅拔出腰间的小刀,迅速插进左狼的脊椎,狼血喷涌而出。

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,方毅自己也暗暗惊讶,没想到在食不果腹的情况下,自己还能爆发出这么强的能量。

右狼见同伴惨状,嚎叫着从侧翼又发起了攻击。方毅躲闪未及,被扑倒在地,狼鼻喷出的热浪几乎令他窒息。方毅的双手死死扼住右狼的咽喉,翻滚着用身体的重量按住右狼,不给它喘息的机会。一人一狼在林地互搏了近20分钟,右狼终于停止挣扎,窒息而亡。

方毅喘着粗气,良久才颤抖着站起来。他用刀剖开两只狼的肚子,眼前的一幕让他吃了一惊:狼肚子里,一块亮闪闪的东西格外晃眼,这是一块智能手表。

方毅在附近一棵大树的背阴处,找到了这块智能手表的主人,他的脖颈以下只剩森森白骨。虽然按游戏规则,在这里“死”去的人并不会真正丧生,但是,痛感依然和现实世界一样。方毅难以想象,这人在临死前经历了怎样的痛苦。

方毅在尸体附近找到一把小刀,他向小刀的主人鞠了一躬,提着战利品踏上归程。

接下来几天,方毅过得稍稍安稳些了。他白天观察狼群的动向,晚上烤狼肉,用水壶煮狼肉汤,夜里披着狼皮入睡。智能手表上的健康指数已经恢复到正常水平,但幸存者的数量仍在不断下降,最后降到了三人,这让方毅有些不寒而栗。

第十八天,山岭东侧的资源被消耗殆尽,泥地上布满了狼群的爪印。方毅观察到狼群开始迁移,大部分随狼王沿着山体向北侧进发,还有一些狼三三两两地往西,朝方毅住处的方向而来。

方毅不得已要搬离了,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所有物资:两把小刀、一壶水、两张狼皮和一大块狼腿肉。收拾完毕,黄昏时分,方毅越过山岭,站在高处远望,山的背后是一片平地,一弯月牙泉点缀其间,草木分布均匀,地势起伏不大,资源还算丰富。

方毅发现,山后的平地上,还有另一个由几百只狼组成的狼群,它们都围在月牙泉附近休憩。这些狼毛色更浅,也更亮丽一些。

3.两败俱伤

突然,方毅发现山脚下扬起阵阵尘土,定睛一看,原来是山岭东侧狼群的先头部队已将迁移到山后的平地上。这时,方毅身后传来脚步声和一个男人的说话声:“两个狼群相遇,必有一伤,大家倒是可以坐收渔翁之利。”

方毅吃了一惊,自从他踏入这座孤岛,十余日未见他人,未闻人声。他连忙转过身来,只见一男一女站在自己身后。男的脸上蓄满络腮胡,膀大腰圆,四肢健壮;女的乌黑短发,飒爽干练,一脸冷峻。

方毅暗暗称奇:还有女人能在岛上生存这么久,不简单啊……

男人看到方毅,也有些吃惊:?“想不到岛上最后三个幸存者聚在一起了,哈哈,真是天意!我叫阿青,这位姑娘是我刚遇见的,芳名箫玉,不知兄弟怎么称呼?”

“方毅。”

阿青皱了皱眉,将方毅从头到脚扫视一遍,追问道:“方毅,什么毅,毅力的毅?”

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兄弟,希翼大家三个能一起熬过剩下的日子。”阿青笑了笑,“我在这附近有個好住处,还藏了一些食物,时候也不早了,你们跟我来吧。”

三人来到一处天然洞穴,洞口极狭窄,只够一个人勉强通行,走了几十米,洞里豁然开朗,确实是一处极好的藏身之所。

夜幕降临,狼嚎声四起。三人围坐在篝火旁,方毅和阿青闲聊起来,箫玉一开始在旁观望,后来也搭起话来。方毅今天赶了不少路,聊了一会儿便早早睡去。阿青盯着睡熟的方毅,眼中闪过一丝恨意。

清晨,方毅醒来,发现阿青和箫玉在旁候着。阿青说:“兄弟,你醒了?洞里的食物和水支撑不了几天,我想和你出去找找有什么吃的,箫玉就在附近收集一些浆果啥的,你觉得怎样?”

方毅有些犹豫:“现在出去,安全吗?”

阿青说:“昨天夜里两个狼群彼此争斗,现在嚎叫声渐渐弱了,应该已经两败俱伤了。大家出去看看,或许会有意外收获。”

“好,那我配合你。”方毅起身,又对箫玉说,“你也小心点。”

箫玉微微一笑:“你还是关心自己吧。”

方毅和阿青小心翼翼地出了洞穴,走了一段路,阿青蹲下来,仔细观察土壤:“狼爪印越来越多了,应该快到狼群争斗的地方了。”

两人越过一处高坡,拨开枝叶向下望去,惨烈之状让两人吃了一惊:只见成百匹野狼伤痕累累,互相撕咬着倒在血泊中。狼肉被海鸟啄食,露出了白骨,鲜血汇成了红色的河流,浸染了整片草地。杀戮场中,唯有两个王者依然矗立。

是两个狼群的狼王。

山岭东侧棕色的狼王,胸腹部布满血痂,前爪早已染成了红色;山后平地的狼王,原本亮丽的皮毛上血迹斑斑,眼角被利爪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,鲜血还在顺着皮毛缓缓滴下。两双碧绿的狼眼针锋相对,长长的尖牙从上颚探出……

方毅和阿青屏住呼吸,静静观看眼前即将展开的生死之战。

“嗷——”一声低吼,两头狼王在刹那间同时扑向对方。鲜血飞溅,一时难分高下。

“方毅,趁现在结果它们,狼王一死,余下的不足为惧!”阿青说罢,攥着小刀健步跳下,眼疾手快,一刀刺向棕色狼王的咽喉。方毅也不敢怠慢,紧随其后,死死按住另一头狼王,将刀扎进它的脖颈。

两头狼王拼命挣扎,无奈它们本已身受重伤,终于无力反抗,双双毙命。方毅看着缓缓闭上的狼眼,轻舒一口气:东躲西藏的日子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。

突然,一個黑影从方毅身后扑来。方毅惊觉回头,原来是一只比小狗大不了多少的幼狼崽子,它目露凶光,张口露出了两排利齿。

“小心!”关键时刻,阿青抬手为方毅挡住了袭击,狼崽结结实实地一口咬在了阿青的肩膀上。

方毅急忙上前,一刀刺入小狼脖颈,几声低吼后,小狼闭上了眼睛。方毅费了好些力气才把它的牙齿掰开。看着阿青血淋淋的伤口,方毅焦急地问:“兄弟,你怎么样?”

“小伤而已,没事。这崽子应该是狼王的儿子!”阿青提起一头狼王,甩在背上,说,“走,大家回去,看看箫玉怎么样了。”

方毅望着阿青的背影,心生感激之情。

4.冤家路窄

方毅和阿青拖着战利品回到洞穴。箫玉早已生起了火,在她身边是三个灌满水的水壶,还有烤熟的兔肉。这着实让方毅感到惊讶,一个女人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获取这么多资源,生存能力未免也太强了。

箫玉似乎看出了方毅的疑惑,微微一笑,说:“运气好而已。”接着她问道:“倒是你们,这一身血是怎么回事?”

方毅和阿青便将事情经过告诉箫玉。接下来的日子,三人过得很是悠闲,大多时候围着篝火,吃着烤肉,日落而息,只有阿青出了几次远门。

转眼到了第三十天清晨,方毅和往常一样醒来,发现阿青坐在自己对面,却不见箫玉,就问:“箫玉人呢?”

阿青说:“她出去找些吃的,明天大家就要分开了,准备弄一顿丰盛点的大餐。”说着,阿青拿起水壶,递给方毅,说:“渴吗?最近肉吃得挺多,容易上火,这是刚打来的水,你喝吧。”

方毅接过水壶,没有多想就喝了几口,刚放下水壶,他一眼瞥见阿青脸上露出狰狞的神色。

“阿青,你怎么了?”话音未落,方毅感觉浑身莫名燥热,瞬间又如置身于冰窖之中,发颤发麻,瘙痒难耐。

阿青狞笑着一步步靠近方毅,说:“是不是觉得很难受?方毅,哦不,或许我应该称呼你的职位,原猎鹰特战队副队长?”

方毅愕然:“你、你是谁?”

“我是谁?问得好,我是谁,你不是比我更清楚吗?”阿青脱下上衣,在他胸前赫然文着一条青龙,龙眼睛处还留有一个圆形伤疤。

一瞬间,方毅的思绪被拉到了两年前。

两年前,警方查获一起特大贩毒案,为首的大毒枭叫彭海青,特点是胸前文着青龙文身。作为猎鹰特战队的副队长,方毅接下了抓捕任务,不料因失误走漏了风声。方毅一路开枪追击,直至边境河边,彭海青逃上了接应的船只,最后身中流弹,仓皇逃离。抓捕任务失败,方毅引咎辞职,退出了特战队。

此时,彭海青冷笑着说:“两年了,我整容蓄须,等了两年,终于等来了这个机会!1000万,足够让我东山再起。我上这个岛,就是搏命,不仅要宰狼,我还要杀人!我沿着山脉走走停停,共有六人命丧我手!直到那天,我遇到那个女人和你,就一直在想办法如何对付你们。为了获取你的信任,我主动为你挡住狼崽的袭击。前几天我在密林里发现几株罂粟,我将它们采摘下来,晒干后磨成粉末。今天早上,我支开那个女人,把粉末倒在你的水壶里……怎么样,是不是很刺激?可惜这只是一场游戏,不过能让你痛苦,倒也能解我几分心头之恨。等我解决了你,再好好享受一下那个女人。”

彭海青说着,抿了一下嘴唇,手握小刀冲方毅走来。方毅正欲举刀招架,却被彭海青抬起一脚,将武器踢飞。

“是不是攥不紧刀了,嗯?两年前你追我的那股认真劲呢?”彭海青狂笑着将小刀插进方毅的胸膛,刀尖一点点没入身体……

方毅用右手死死抵住刀身,挣扎着起身,却又结结实实吃了一记重拳,直直地倒下。他用余光瞥了一眼手腕上的智能手表,健康指数闪烁着红光,30%,20%,15%……

方毅用左手从腰间摸出另一把小刀,用最后的力气将刀掷向彭海青的咽喉。彭海青躲闪不及,慌忙伸手去挡。“噗”的一声,利刃扎穿了彭海青的手掌,鲜血飞溅到他脸上。彭海青恼羞成怒,忍痛拔出小刀,问:“你、你怎么还有一把小刀?”

方毅闭上眼睛,没有回答。这一击未果,他准备好了引颈受戮。可是,冰冷的刀刃并没有再次扎进他的身体……

5.重新出发

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方毅感到一具沉重的躯体倒在自己身上,他睁眼一看,正是彭海青。彭海青瞳孔睁大,脸上挂着困惑不解的神情。在他的额头上,圆圆的弹孔里正吐着鲜红的血泉。

“你怎么样了?”箫玉放下手中的自动步枪,跑到方毅身边。

方毅望着箫玉愣住了,但接下来的一切,更是让他瞠目结舌。只见箫玉凭空用手指指点点,仿佛在输入什么命令,紧接着空中浮现出药物、绷带、麻醉剂、镇静剂……

“你、你这……”

“先别说话,你伤得太重了。”箫玉上前帮方毅敷药止血,“你想知道的,我等会儿告诉你。”?

傍晚,方毅裹着绷带,坐在篝火前,看着面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,难以置信地听她一一叙说。

箫玉,5GVR领域的权威学者,后来隐姓埋名入职国防科技战略处。这个“与狼共存”的游戏系统,就是她一手研发的。在游戏里,她能模拟出任意物品,改变环境形态,调整各式各样的参数……换言之,她就是这个世界的王。

方毅被震撼了,他没想到,5GVR领域的技术竟已发展到如此地步。“这个虚拟系统的意义是什么,你又为什么要研发这款游戲呢?”方毅连连追问。一想到这些日子经历的生死博弈,方毅还是有些气恼。

箫玉说:“最开始,大家是想利用这个系统模拟各种环境,训练军人的战斗素养。后来大家发现,当锁定一些逃犯的IP地址后,若能在网上定向给他们推送这款游戏,诱导他们进入,就能标出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地理位置,实施抓捕。”

“那彭海青……”

“他退出游戏后,醒来就会被戴上镣铐,面临法律的严惩。另外几个来参加游戏的也不是什么好鸟,一上岛就被黑吃黑,倒也可怜可悲。这孤岛上的十个人,只有你是来体验生活的,另外八人都是通缉对象,而我,自始至终不过是‘工具人罢了。”

方毅听罢有些无奈,苦笑道:“那这1000万,我总能拿些吧,补偿一下我受伤又弱小的心灵……”

箫玉“扑哧”一笑:“关于你呀,游戏结束后,自然会有人来找你,到时候你就明白了。”

箫玉说完,看了一眼智能手表,午夜零点到了,一个月时间已满。方毅只觉得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,最后一片黑暗,仿佛堕入了无尽的深渊。等他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清晨的阳光照进窗户,一时间,方毅分不清眼前是现实还是虚拟世界。

“吱呀”一声,门被轻轻推开,一男一女走了进来。

“你小子,可算是醒了!”一个体格健壮的平头男子走过来坐在床边,“怎么样,没什么大碍吧?”

方毅看着男子,惊喜交加:“王队!”

来人正是方毅昔日的上级,猎鹰特战队队长王鸣。

“这位是特战队新来的科技部主任,凤玉箫,你们在游戏里见过面了,我就不详细先容了。”王鸣顿了顿,随后语气严肃起来,“你小子在游戏里的表现,我在外面可看得一清二楚。你太轻信他人,不留心眼,这老毛病一犯再犯,之前还没吃够苦头吗?”

“我知道了,王队。”方毅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。

“知道就好。”王鸣拍了拍方毅的肩膀,话锋一转,“这次抓捕彭海青,你也有功劳,我已向上级汇报。经上级批准,希翼你能复归原职,担任猎鹰特战队副队长。”

方毅愣住了,良久,他问:“王队,你设这个局,不会就是为了让我回去吧?”

“哼,你小子,两年了,还没潇洒够吗?队里弟兄们都还等着你呢。方毅,你听好了,三日之后整束戎装,重新出发!”

“是!”

(发稿编辑:吕? 佳)

(题图、插图:杨宏富)

必威体育官网入口|必威体育app网址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